Grover Elphberg

诸位好,在下格子&云墨鹊w//
就是没事发摄影的那个//
漫威圈锤基贱虫。//
沉迷Halbarry//以及Batfam//
混西幻圈//

DAYDREAM

*双向暗恋,Hal /Barry。
*梗来自巴里睡梦中卖了自己闪电侠的身份
*热恋的人都是傻子
*耻度好高hhhh反正我自割大腿肉割得很开心





哈尔有点儿睡不着觉了。平时他总是一躺下就差不多能进入睡眠,不论是睡在软榻的沙发还是冰冷的地板上。可这回明明躺在舒适温暖的大床上,他却空有些困意却进不了梦乡。

哦,别怀疑,他确实早就被租房房东赶出来了。所以他现在正睡在善意地收留他的巴里艾伦的公寓的床上。银月的光辉顺着窗台倾泻下来,而初夏的虫鸣窸窣在外此起彼伏。虫鸣间隐约的平缓呼吸声正属于他最好的朋友,那个在自己背后隔着一段距离侧躺着睡觉的金发的极速者。

最好的朋友…?哈尔轻叹了口气,他有些不自然地下意识想翻一个身,可是翻到一半看到巴里光滑裸露的肩颈和浅金的短发时整个人又顿了一下,想了想重新翻了回去。他现在可不太想面对着闪电侠睡觉,尤其是失眠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正是因为满脑子想着巴里在自己身边的各种画面。

罪证实验室办公桌上被堆积的公文埋没的黄金男孩,战场上驰骋的那道明亮的金红色光芒。闲暇的午后一起吃饭时,在等餐过程看着巴里趴在餐桌上稍微休憩的身影。温暖的橘色阳光从窗户照射到他浅金色的头发上,使他看上去像一只慵懒的猫。有时巴里会手托着头侧脸看向窗外,湛蓝的眼瞳映衬着夕阳的光辉,和头发一样浅金的长睫毛微微颤动着,让人只想上前轻吻他的眼睑,然后…

哈尔晃了晃脑袋,试图去驱逐那些逐渐变得有点糟糕的画面。都怪现在的时间实在太晚了,害的脑子里都能胡思乱想成这样。哈尔暗暗地责备自己,明明人家只是把自己当作好哥们,对他有这样的想法实在是过分。更何况最近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得罪到巴里,让他已经整整四天都没有怎么理睬自己的任何举动了——恰恰相反,还有点儿躲着自己的倾向。这才是哈尔真正睡不着的担忧所在。他可不愿意就这么失去了巴里,毕竟这是他在宇宙时所挂念的为数不多的人之一。可是他把最近的所有片段该回忆的都想了一遍,也没有弄明白自己哪里得罪了人——前几天他不过是在抹掉巴里嘴角的小甜点时笑着调侃了两句,结果对方就变成了那么一两秒虚影然后起身匆匆去打理碟碗,他甚至都没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不过,话说回来,巴里唇角残余着奶油时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尤其是周围还带有草莓蛋糕的甜香…

停,停停。

本来是因为想不出巴里不理睬自己的原因而睡不着,结果反而去脑补巴里其他画面的哈尔突然觉得人家躲得在理。

总之,不管怎样,把自己弄睡才是当务之急。哈尔有些崩溃地看着床头的电子表跳到了凌晨三点半。实际上他的眼皮已经快睁不开了,就等着脑内那块依旧活跃的区域,那些奇奇怪怪的思绪停止下来。哎…罢了,至于为什么巴里艾伦最近暗地里有重买一个新沙发以及帮自己物色新住处之类的想法,大概也只是自己不小心妨碍到人家正常的生活了吧。哈尔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地想着,实在不行等明天和巴里好好谈谈也成——

“哈尔。”

来自背后突然的低声呢喃让哈尔重新睁开双眼。他刚想回应身后的巴里问他叫自己有什么事,却又听见了那熟悉的平缓的呼吸声。哈尔突然意识到对方可能依旧在梦里。





中城的极速者暗恋哈尔很久了。连他自己都不敢承认这点。

哪怕哈尔永远是最特立独行的那个,他也是让巴里觉得自己不是独自一人的存在。巴里仰慕哈尔的自信与不羁,喜欢他对任何事物都无所畏惧且不服权威的态度。以至于每当看到哈尔的时候——或是仅仅听说哈尔从浩瀚宇宙回到了地球,都能成为使巴里精力充沛的源源不断的动力来源。每次战斗时,他金红色的尾迹也总是环绕着绿灯荧亮的光芒。当然别人都没对此表示过怀疑,毕竟他们可是有着多年默契的心领神会的拍档。

巴里回想起之前下午和哈尔在餐馆吃饭,自己因为忙碌的工作而趴到桌面稍做歇息,却是在安稳地听着哈尔手指轻敲木桌时带有节奏的叩动声。后来他甚至有些难以对上哈尔琥珀色的眸子而移开视线侧头望向窗外的飞鸟——那双热情而深沉的眼瞳让人忍不住想沉溺进去,窗外的阳光相比之下都显得冰凉。而且,尽管自己和哈尔看起来似乎是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可和他聊起天来却又奇迹般地能很容易谈到一起去。对方的想法也常常和自己的不谋而合,这让巴里每次和哈尔聊天时都能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和愉悦。仿佛是卸下了一切沉重的包袱,可以将所有都安心地托付给眼前这个微笑着的棕发男人。

只是,现在自己的暗恋对象不但回来了地球,还大大咧咧地住在了自个儿的公寓。

这可就有点儿问题了。虽然说巴里公寓的床还算宽阔,给两个人睡也差不多。更何况最近家里的沙发被弄坏尚未重买,他当然不可能让哈尔在自己家打地铺。可问题是,原本哈尔不在地球时自己时常做梦梦到他的问题,在哈尔回来后不但没有没有改善,反而更加地变本加厉起来。他时而梦见自己和哈尔在钓鱼或郊游的场景,时而梦见自己欣然接受了哈尔的告白。最要命的是他最后甚至几乎要混淆了梦境和现实,在吃小甜点被哈尔抹去嘴边的蛋糕渣时,甚至萌生了上去和对方交换一个早安吻的想法并差点付诸实践。这让可怜的巴里被自己吓得够呛,晃成一抹虚影后随即赶紧去收拾碟子。
这之后巴里就只好躲着哈尔了。他生怕晚上就睡在自己旁边的哈尔觉察到自己梦中的端倪,可他也不能就这么把哈尔从自己房子赶出去。只好悄悄地考虑重新买沙发的问题,以及帮哈尔寻找一个新的住处。然而,巴里再担心,也终归没办法抑制自己脑子里转动的场景画面,更无法强迫自己去做没有哈尔的梦境。

“哈尔。”

此刻,巴里正在卧室昏暗的灯光下叫住了灯侠。他实在是忍受不住现在的状态,凭着一种突如其来的勇气打算叫住哈尔和他好好谈谈。可是谁知道叫住人容易,真想他认真阐述自己的想法就难得多了。巴里张了几次口都没能说出话,最后总算鼓起勇气发出了声音。他低着头看着地板上自己局促 的身影,甚至没意识到自己加快的说话语速。

“…我喜欢你,哈尔。是的,该死的我从很久以前就喜欢上你了。每次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我都能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能量。….这么多年你一直都在我身边陪伴着我,而我也想在余下的岁月与你一起度过。我希望能分担你的苦痛与你共度艰难岁月,也渴望分享你的喜悦和你共度快乐时光。哈尔…我…我觉得我不能再这么沉默下去了。…我爱你。我想要你。”

巴里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都说不出这么直接的话了,可在这时他却说得自然而然——有一种迷之自信让他甚至能肯定哈尔会同意自己,而且几乎能猜测到他接下来的动作——而那正是巴里所期望的——




那快速且低声的呢喃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只留下睡意全无的哈尔几乎看到了自己脑内炸出的烟花。他甚至没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然而,更让哈尔崩断神经的是,这之后过了一会儿,巴里竟小声地呻吟了起来。尾音稍微上扬的断续低吟,伴随着身体有些小幅度的震颤。

……

如果没猜错的话…??

哈尔感觉自己脑子断线短路了那么两秒钟,随即才头晕目眩地意识到目前自己所处的难以置信的情况——这么说来自己的暗恋对象不但喜欢自己而且还一不小心做了个把自己加进去的限制级梦?哈尔脑内瞬间炸成了以前旧电视里出现的片片灰白色的雪花,他甚至能听到电流的和干扰的嗡嗡声。

哈尔的大脑完美地保持着幸福的空白,似乎过了很久后才勉强听到了安静下来的巴里突然发出一声急促的喘息,那是从睡梦中惊醒的标志。此刻两个人都绷着身子无比清醒地僵直的躺在床上。沉默中哈尔试探地叫了一声:“巴里?”

“……”

哈尔看到对面的巴里在寂静里默默地用被子把自己整个地裹了起来。

“巴里,听我说,”哈尔用手肘半支起身子靠在巴里裹进的那团被子旁边,“虽然这时候说好像有点不合时宜,但是…

“我也爱你。一直以来都是如此。”

原本在微微抖动的被子团一下子平静了下来。哈尔伸手轻轻揭开了被单,将脸还埋在被子里的巴里的脑袋露在了外面。他的金发有些凌乱,脸颊几乎烧起来的绯红一直蔓延到了耳根。巴里从被子里微微侧过头望向哈尔,眼瞳里因为刚才极度的羞愧而氤氲湿润。他的嗓音喑哑着:“是你吗,哈尔?…告诉我你是真的。告诉我你说的是真的。”

“我当然是真的,我的男孩。”哈尔笑着吻了吻巴里的眼角,随后与他交换了一个漫长而绵延的,充满了爱意与情欲的吻。

“我爱你,而且我在这里。”

窗外的蟋蟀悠扬地长鸣了一声,月色依旧。

评论(31)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