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over Elphberg

诸位好,在下格子&云墨鹊w//
就是没事发摄影的那个//
漫威圈锤基贱虫。//
沉迷Halbarry//以及Batfam//
混西幻圈//

〖锤基〗如何成功掩饰失败的恶作剧

短篇,变蛇梗,幼年基妹视角×

————

使用这个法术之后,在一段时间内施法者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变作任意的事物。但是,维系法术时长的关键,首要是根据施法者自身的操控掌握,其次,还要取决于法力储存的多少。

Loki打算用这个法术来作弄一下Thor。他总觉得他的哥哥对动物的喜好有些…异于常人。比如,去野外时常常捕几条不同品种的蛇来收藏把玩,过一段时间又将它们放生,却是吓得宫女和仆从够呛。Loki对于动物谈不上喜爱,最多也仅仅是偶尔喂养下宫殿窗台伫留的渡鸦。他倒是有些好奇哥哥对于蛇喜爱沉迷的程度——

唔,他盯着蛇的痴迷的模样一定很傻。

Loki决定施展法术变成一条蛇来借此好好嘲笑自己的兄长一番。至于法术时长嘛——他相信自己一定能掌控好时间的维系。黑绿色的青蟒?应该挺好看的。

只是Loki没料到蛇型爬动这么麻烦。他费了好大劲儿扭动着蛇身斜斜歪歪地尽量避开宫女和仆从,因为视觉的受限只能凭借着记忆到处爬着寻找Thor所在的房间。一连窜错不少房间的他差不多体能都快耗尽了,刚不甘心地打算放弃的时候,却忽然诧异地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只温热的手托起。

Thor。

该死的。Loki想着,哥哥怎么这个时候——

『嘿!这家伙可真好看!』
Thor唇角上扬,带着一如既往的傻笑。泛着光泽的冰蓝色瞳孔兴奋地望着Loki,那灼热的目光让Loki感觉脊背一阵发凉——哪怕他幻变做了一条冷血动物。

不过,这些倒都不是Loki所关注的重点。这条热衷于恶作剧的蛇此时最为懊恼的,是自己的确高估了自个儿对于法术的维系。刚才的体能消耗几乎让他很勉强才能保住法术形体,法力仍然在不断的流逝。可是他的哥哥,傻到不行的Thor,却依旧牢牢地抓着他不放,一点儿脱身的机会都不给。

也就是说,Loki马上就要失去法术,从蛇变回人形了。

…以这样的姿势??腰部和尾部都被手托起的诡异抱姿???而且还和Thor贴这么近???

该死的。这绝对会成为自己这辈子最羞耻的事情没有之一。

Loki慌了神了。他开始绞尽脑汁在所剩不多的时间里想到一个化解自己危难窘迫的办法。有什么事情能引发的注意力足够转移一条蛇突然变成自己弟弟?他胡乱地思考着,突然想起自己腰间别着一把小巧的刀。

与此同时,Loki变回了人形。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出小刀狠狠从背后捅进了哥哥的肾。淡绿色烟雾向周遭散开。

『Surprise!!!』
Loki趁机挣脱了无比尴尬的抱姿,尽可能摆出恶作剧得逞的得意笑容,一双祖母绿的眼瞳嘲弄般的望向哥哥。几近完美地掩盖了紧张得颤抖的身体和额前的冷汗。

好险。


此后?Thor每次遇到蛇都要去戳一戳,确认一番不是Loki才放心地去把玩。而loki自然也对此事真相只字不提——

不过,被哥哥这样抱着还是挺舒服的?

不。才没有。哼。




评论(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