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over Elphberg

诸位好,在下格子&云墨鹊w//
就是没事发摄影的那个//
漫威圈锤基贱虫。//
沉迷Halbarry//以及Batfam//
混西幻圈//

WHAT WOULD YOU DO IF①〖白鹊版问卷〗


想象这些场景如果发生,你会怎么做?

李白问卷戳这儿  李白视角②

『BY.格子/云墨鹊』

〖扁鹊视角〗

1.I died: 我逝去

…我认为这样的情况大抵是难以发生的,倘若真的如此,也不过是司空见惯的事情罢了。
他是游走江湖的刺客,胜败生死不过一瞬定局,非正常死亡的机会倒也不少。但是作为剑仙,那精湛得令人赞叹的剑法大大削弱了如此的可能性,而我的医术也能一定程度上减少非自然死亡的可能。
…不管怎样,我不喜欢他的离开。你说我在逃避,我也不反驳。
就这样吧。



2. I Hugged you:我拥抱你

我不是很习惯于与他人靠近太过,毕竟从记事起,最靠近我的也只有药草和满屋古籍罢了。至于『那个人』…。
回忆总是讨厌的东西,不是吗。
…这么说来,也许他是唯一一个允许亲近我的人了吧。虽然不想承认,我确实不拒绝来自他的拥抱。温暖的,浸着陈酿清香的拥抱。
如同阳光随叶尖倾洒入室,常年隐于暗处的我,甚至有时会兀自认为不配拥有这些一般。



3. I lived next door to you:我们是邻居

实话来说,我们确实是很相近的人。尽管表面看起来截然不同,但却都因为近乎相似的原因,才最终选择了归隐避世。
然而…他一开始提出要搬到我医馆旁住宿时,我其实是拒绝的。
但不管怎样吧,他最终还是与我住于一处了。以至于每天入夜,总能听见屋檐顶上他捻来竹叶吹出的曲子。亦或是清晨悠扬的笛声,回音尚未停息,便能望见那袭白袍轻盈如雾消失于山林尽头。
如此,倒也不错。



4. You found out I was married:你发现我已婚嫁

…很多人都猜测青莲这般风流,必辗转于花酒剑歌之下,有佳酿美人相伴。
好吧。其实先前我也是这么想的。
直到发现这家伙甚至有点…嗯,生涩?该这么形容吗。
咳。总之如果他已婚,那倒也是正常。只是就别再进我医馆找我了。



5. I stole something:我是窃贼

本就是窃取他人性命之人,对此我也懒得表示什么。
再说,无论怎样,他都早已被长安治安官给定为头号危险人物了吧。呵。
…如果如此他还要放弃自己身份去做些小偷小摸勾当的话?



6. I was hospitalized:我不幸住院

不幸住院?我看他还挺乐意在我这儿瘫着啊。
下一题谢谢。



7. I refused to leave my home:我只想在家宅着

估计这就得吃药了。
实话说,我就没看过他老实下来的时候。终日都持剑在外游荡,就连夜间闲来在书房写诗词也是恣意往宣纸上挥毫洒墨。
——事后还因为喝得太醉看不清字而躺在凉席上听别人念诗。龙飞凤舞的字迹都可以和古籍上书写的秘方媲美。
…好吧。其实他好好写的字还是挺清秀的。
反正,我是想不出他一个大病初愈都直往外跑的人老老实实在家待着的样子。通常清晨入他房间,都只能看见收拾得整齐的床铺和因风散落一地的宣纸。早看不见半点人影。

————————————————
@一世倾狂

评论(9)

热度(28)